阿景

文笔一般,写着玩。

随笔。

#同人
#四富四

轰隆巨响从村子中心响起,伴着声异兽的愤怒嘶吼,昭示此夜不会安宁,几乎是同一时间正在巡逻的宇智波富岳便察觉了这一异象,心中咔哒一声。

糟糕……!!!绝对是村子出了什么事情!

那股从村子中心爆发扩散的查克拉邪恶而强大,宇智波富岳细细感知后愣了半晌。

…是九尾?!玖辛奈的生产日期早已临近,恐怕就是今天了吧,竟让九尾破除了封印。

身为木叶警务部队队长的宇智波富岳自然不会坐以待毙,马上召集人手疏散村子的平民,赶往村子中心方向的路上,遇见了木叶那边派来通知的人。

“你们宇智波只需要负责疏散人群就可以了!九尾那边有我们就够了!听见了吗!!!”

宇智波富岳抬了抬手止住身后欲上前理论的队员,眯起眼似是猜到了木叶的用意。宇智波的眼睛可以控制尾兽,这并不是什么秘密,至少木叶的高层们是知道的,恐怕他们怀疑这次的事情是宇智波主导。看来这个罪魁祸首是想挑拨宇智波与木叶的关系。

明明是村子的警务部队,却不让前去么。

宇智波富岳攥紧了拳,深深的望了正被尾兽肆虐的地方一眼。那个男人现在应该已经赶到了吧?毕竟他可是第四代火影阿。应该…不会有事。宇智波富岳阖了阖眼压下心中的不安,将精力集中到疏散平民的任务中,指挥着队员们做出最有效的行动。

宇智波富岳在指挥的途中遇见了抱着佐助的鼬,见到鸦发少年后他不禁松了口气,也有隐隐的自豪。但身为族长的铁血威严还是迅速赶走了慈父柔情。

“你先去避难,鼬。”
“……好的,父亲,请您务必小心。”

宇智波富岳已经不太记得是什么时候认识波风水门的了,他只记得,从见到波风水门的那刻开始,这个金发的男人从来没有过这么狼狈的时候,男人总是充满阳光的、活力的、温暖的,还有,从未消失过的笑容,让人讨厌不起来。

曾经有过同僚告诉他,不要离波风水门太近,宇智波富岳感到不解,但直到他见到波风水门后才明白,当初同僚为什么要这么说。

实在是无法拒绝这样的人阿。

他就像个乐天派,而且天赋很好,也十分努力,虽然是个平民出身却如此优秀。宇智波富岳和波风水门出过几次任务,至少有这么一个体贴能干的队友,他还是感到不错的。

就算到后来,波风水门当上了四代目火影,宇智波富岳也不觉得意外,虽然之后不能走的太近,毕竟宇智波一族与木叶高层的关系比较微妙,但是宇智波富岳觉得,有这么一个有心化解宇智波与村子隔阂的火影,在以后对一族肯定是有益处的。

波风水门,他年轻,帅气,又强大。
这都是木叶的人对波风水门的评价,宇智波富岳听闻的时候,点点头随之在心里加了一句。
嗯,他也很温柔。

比如说,像是他执行任务受伤的时候,波风水门会很关心,又递伤药又递绷带的。
明明他的年龄比波风水门大。
结果搞得好像被照顾的是他一样。

波风水门真的很强大,甚至因他那速度,被誉为木叶的黄色闪光。
是的,他很强大。
否则怎么会成为火影?
宇智波富岳是这么想的。

但他从来没想到。
这个男人也是会死的。
就像战争的那些年,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队友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

宇智波富岳就站在原地,远远地,远远地去看,平复着因刚刚奔跑而有些急促的呼吸。他不敢靠近,一点也不。

他只是刚刚到这附近来,凭着波风水门微弱的气息寻了过来,然而,突然之间他发现,感知不到波风水门的查克拉,气息也是。就好像,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他其实早就有想到的,剩下的那个可能是什么。

只有死人才感知不到查克拉。

所以他断定。
那个男人肯定死了。

可是为什么,会这么痛呢?
他突生茫然,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像个外人一样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人,波风水门抱着玖辛奈,脸上仍留着未散的笑容,他觉得波风水门的那件火焰纹的御神袍上面的鲜血很刺眼,特别的刺眼。他没有缘由的浑身泛冷,却又感觉心在滴血。

血液快要凝固,颜色接近黑红。

为什么?
为什么会觉得痛苦?

他不知道。
不就是,死了吗?
他见过的死人数不胜数,有亲人有同族有战友。

不就是…他死了。

不,不对,不一样。
宇智波富岳执拗的否定着,绝对有什么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因为…
因为那个死去的人是波风水门阿。

突然豁然开朗,心下却横生悲怆,苦涩逐渐蔓延了宇智波富岳的心扉。他就是再不懂那样的情感,也能够猜到自己是为什么如此悲伤。

太可笑了。
宇智波富岳这么想着的,也是这么牵扯嘴角笑了出来,他徐缓抬起手臂展掌抚上眼眸,不知不觉间清泪竟然溢出眼眶淌下,他又按了按,似乎这样就可以将眼泪按回去。

他终于明白了,又有点为自己的迟钝而感到不值。但是,他更无法接受这份情感,太沉重了。

你我,皆有妻有儿。
你我,一个是第四代火影,一个是宇智波族长。

有种鸟一开始飞就飞到死亡那一天才落地,其实它什么地方都没有去过,那鸟儿一开始便死了。

就是这样。
这段感情注定在未开始的时候便已结束。

宇智波富岳是个明白人,他又看了那个死去的男人一眼,拔动僵硬的腿,毫不犹豫的回身走了。

他还有很多事,村子的,一族的。而且待会过后绝对会有更多的事情等着他,比如说,怎么面对木叶高层的怀疑,怎么应对接下来对方可能做出的事,怎么压下族人们的情绪。

他很忙的,没有时间留在这里继续看那个男人了。

或许很久之前族内讨论的那件事,近期应该再召集族会继续讨论了,政变这种事,不安排的详细些具体些,完美些,是不可行的。
宇智波富岳边走边这么想着。

幸好,你看不见。
你看不见接下来我到底会做出些什么。
你如果看到,绝对会很失望的。
我不想你失望。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