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

爱生活爱儿子的好papa

其实还是不怎么习惯用写文的方式,下次试试。

[沙李.退休生活.自戏形式]

私设.退休生活
含沙李.

“卷毛儿,过来。”

朝那蹦哒的可欢了的棕毛狗喊了声,声音虽不像往日一般中气十足,看东西也是有些模糊,但总体来说还是蛮有精神。摸着卷毛的脑袋也不得不感叹,老啦。当年传言的沙李配也没成,没过多久他就被中央调回去了,所以说阿,谣言不可信嘛。我呢, 或许是因为那段时期手下出的事太多,后来磨了几年才爬到省长的位置。

还记得当时送他离开的时候,本来没想去的,后来又想,算了以后也见不着了,能见也就见见吧。在机场见到他的时候,人可精神得很穿着一身咱们干部的标配夹克衫,见着我了仍旧笑呵呵的模样,温和的很,只是总觉着,那人脸上的笑意好似淡了些。例行客套几句,不过也是挺喜欢这个省委书记的,毕竟愿意听我唠叨的人不多,跟他之间的共同话题也不少,无非是些工作上的事。

——“达康阿。”

正琢磨着下任省长会是谁的时候,被人直接喊了名字顿时怔愣了会儿,从未在人口中听到这般称呼,总有股莫名亲近的味道。随后摆着一副明显的询问姿态定定地看着这个比我大了几岁的上司。只是他又不说话了,欲言又止的模样,心里忽然生了几分急躁刚欲开口打破僵局,他却将面上的笑弧扩大拍拍我的肩,说了声再见便转身走了。我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人来人往的机场里,突然感到莫名的孤寂沉默许久,嘴角的笑也尽数敛了去,绷紧了唇角显得寡情。

好像有什么,
不一样了。

但是这样的异样却在繁忙的工作中被逐渐淡忘。只是时不时会关注一下那个人,又到哪里调研,又升到什么职位了,又干出什么益民的事儿啦。如今回想却不禁怔然,原来我曾这么关注过他。他走了之后,新来的省长是个干实事的,只不过腕子不够硬,而我平时因为手下的干部不怎么顶用,不知不觉就养出一股霸道的劲儿,或许就跟那些人私下说的那样吧,到哪就是哪的一把手。所以经常有些直接把这新省长的话抢了说的习惯。

这个问题我也想了很多次,坏习惯不该留,但一时间也改不过来,一旦气上头了就容易把这事儿抛到脑后,所幸还有个易学习在身边提醒着我,但要说实话,我是真的不欢迎他来京州。丁义珍出逃,也接连拉下一大帮人后,不少开发商就已经闻声跑了,若是这位再来,光明峰那两百八十多个亿的项目怎么启动…!但人也来了一时也走不了,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林城那个教训早就铭记在心,费尽了力气连同着其他干部,总算是止住京州经济的颓势,但也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将这个烂摊子收拾好,可以进行进一步的发展,曾经在书房里挂着的那京州城市规划图上边写的东西、划的线,终于能够开始实现,说不激动那是假的。亦松了口气,可以抛开那些专心发展京州了。

哎...又想这些作什么,都好多年前的事情了。果然人老了,就容易喜欢回忆过去,在心里呢,话也多了。方才乖巧趴在脚侧的卷毛也不知道到哪去了,只是没过多久就见他叼着什么回来,戴上眼镜一看,哦火腿肠,还开始吃的津津有味。

嘿,这么快就被收买了阿,这小家伙。

轻轻拍了拍卷毛的脑袋,嘟囔了几句却察觉一片阴影遮住了光线,扬颚抬眼一瞧不知为何如止水一般静的心境起了丝微不可闻的波澜。

他老了。

白发比以前更多了,不过脸上的皱纹并没有添多少,也是依旧精神抖擞的模样,只是背脊稍弯了些,柔和的笑意似乎从未在他脸上消失过。覆在卷毛脑袋上的手滑了下来,松了松嘴角想要说些什么,思索了片刻之后改了主意,牵提唇侧扬出个笑容,笑的开怀眼睛都要弯成了月牙。
这次该换我了。

——“瑞金。”
你来啦。

[自戏向不是文,李达康x欧阳菁]

#

     抬指轻点仔细摹描照片上那人轮廓,看她笑意盎然。多少也是做了二十多年的夫妻,绕是自己铁石心肠也绝不会没有一丁点的感情。还记得当初自己只因为听说她是喜欢吃海蛎子,从而亲自去挖了一夜,甚至连仪表都顾不得收拾,带着满身泥丁跑去见她。

     她后来说这样很傻,但她很高兴。我也觉得很值得。大概,自己这仅剩的浪漫都用在了这里吧,实在不擅长这些。随着自己将心放在工作上,经常忙的不着家。她起初没有任何怨言,十分支持我的工作,这让自己既感激又愧疚。

     忙完了一定要好好补偿她。

     总是这么想着却从来没有一次能够达成。欧阳她拒绝成熟,可梦想不能当饭吃阿。到后来变成一次次的争吵,而争吵的结果就是两人不拍而散。她抓着市委书记妻子的位置不肯松手,而自己则拉不下这个面子从而一直拖到现在。

     “李达康!你到底关不关心我们母女!”
     “我怎么没有关心了,阿?你不是不知道我工作忙!”
     “工作工作你就知道工作!工作忙就是借口了吗?!”
     “你稍微理解我一下不可以吗?我在市委就已经忙的焦头烂额,回来还要跟你吵…!”
     “你以为我想跟你吵吗!!”
     “……”

     每一次都是翻过去旧账,说那么多就不能稍微消停些吗?忙了一整天下来已经够呛了,连休息的时间都不多还要面对她的任性,实在是提不起情绪与她周旋。

     而这段逐渐淡化的感情却在这个时候结束,不知是该高兴不用再与她每日争吵个没完,还是该庆幸自己的政治生涯得以保全。

     她不会再回来。

     “吃饭了,哥。”
     被人话语牵回飘忽的心神,垂睫凝视她的面容,对时间的把握有些模糊。
     吃饭?怎么又吃饭?
     经杏枝提醒才知已然七点有余,扯动紧绷的嘴角勾出一抹笑,眼中却黯然没了平时的神采,想要将笑弧扩大些,却僵在嘴角只得展掌轻抚相框镜面来缓解苦涩。是阿...该吃饭了,欧阳。

     可你不会回来。

     近年来和她能在同张桌子上吃饭的次数屈指可数,心硬了一辈子,现在怎么就突然软了呢。

     没有,我没有想她。
     只是不习惯了而已。

     是自欺欺人还是什么,何必深究。没有爱也有情阿。即使如此也还是微微摇头否决了杏枝的提议,审核期间不让送的,就算自己是市委书记也不能利用职权谋私。也是她咎由自取,况且,我和她已经没有关系了,不是吗?我们已经离婚了。

     下次、下次吧。

    
     轻揽木制相框按在胸膛,没有规律的抬掌拍抚。眼睛酸涩渐有热流翻涌而上促使眼角发红,竟觉好笑,也是这么笑了出来,却觉着怎么笑怎么苦涩。温热泪水在眼眸里转悠着打圈儿,硬是撑住不敢眨眼,生怕这代表着软弱的东西落下。颤唇还想倾吐些什么,却又喉咙发紧说不出话。那人话语隐隐约约地在耳边回响。

     “李达康你就孤独一辈子吧…!!!”

     是,我活该孤独一辈子。
     既没有什么朋友,也从来寡言少语。

     毕竟我李达康无情无义阿。

     只要过了这个坎,我就依旧是那个。
     雷厉风行的市委书记。

     就什么也不怕了。
     因为自己这唯一的软肋,已经被抽走了。

不行,最近有点沉迷沙李配。

[有关火影的私设。]

其实也算不上,只是自己对火影某些事或人的推测,以后的随笔的方向也是跟随设定写,如若有还有其他什么,再做补充。


1.富岳年龄比水门大。
首先原著中富岳比美琴大五岁,美琴的年龄比水门大,由此推定富岳比水门大,起码也有五岁以上。

2.富岳和水门、美琴等人上忍校的时间不同,也不会在同一届或同一个班级。
排除其他人提前毕业的情况,富岳不会是在忍校里认识水门等人。还有年龄差距在,水门上忍校时,富岳已经差不多毕业,或者已经毕业。他们认识应该是在执行任务、三战还有刚刚所说的提前毕业。毕竟水门很优秀,极有可能提前毕业。

3.美琴和富岳从小认识,亦或后来在警务部队工作时双方才认识。
当然也不排除美琴是外姓,但是宇智波一般都是族内通婚,这样才能保持血统纯正,使得写轮眼有更大的机会向高层进化。
所以第一种可能是,他们可能从小就认识,但是有时候AB的设定太模糊啦,只能作出这般的猜测。
至于第二种可能,宇智波的族人大多数会到警务部队去工作,二代执政的时候将这样的权利交给了宇智波,无疑是一种看重,但也是有着另一种想法,在这里不多说。所以宇智波的族人会将能够进入警务部队的机会当做一种荣誉,会争取进入警务部队。或许美琴与富岳就是在宇智波警务部队认识的,那会儿富岳可能已经成为了小队长之类,而美琴被分到他的小队。久而久之产生感情。

4.水门成为火影后,和富岳单独见面的机会会少。
毕竟宇智波一族与木叶的关系并不怎么融洽,尤其是还有着那几个虎视眈眈的木叶高层在。团藏是主张什么,也不多说,大家应该都明白。因为两人地位,一个是木叶的火影,一个是宇智波族长,都要为着各自考虑,水门重视村子,富岳重视一族。难免会有分歧,他们两个经常见面也不是什么好事,被族人或者木叶那边的人看到,或许会乱想。

5.富岳爱一族胜过爱村子。
这应该是理所当然。富岳是一族之长,自然要为宇智波而考虑,他或许也热爱木叶,但是他不是那些不知道木叶高层心思的人,他背负着全族人的性命,沉重的责任已经压的他喘不过气,若要在一族与村子之间选择,他必定选择前者。

6.富岳是十分疼爱佐助的。
不过或许是宇智波都有的小别扭(buni),他不会明明当当的表现出来,什么。看,我在关心你阿儿子。他不会这样的,他想做好一个好父亲,他在家庭里给自己的定位是,严父。会尽一切承担好父亲这个角色。他不会对佐助表现的很在意,但其实他时时刻刻都关心佐助。

7.诶...想不出来了。
以后想到再补充吧。

随笔。

#同人
#四富四

轰隆巨响从村子中心响起,伴着声异兽的愤怒嘶吼,昭示此夜不会安宁,几乎是同一时间正在巡逻的宇智波富岳便察觉了这一异象,心中咔哒一声。

糟糕……!!!绝对是村子出了什么事情!

那股从村子中心爆发扩散的查克拉邪恶而强大,宇智波富岳细细感知后愣了半晌。

…是九尾?!玖辛奈的生产日期早已临近,恐怕就是今天了吧,竟让九尾破除了封印。

身为木叶警务部队队长的宇智波富岳自然不会坐以待毙,马上召集人手疏散村子的平民,赶往村子中心方向的路上,遇见了木叶那边派来通知的人。

“你们宇智波只需要负责疏散人群就可以了!九尾那边有我们就够了!听见了吗!!!”

宇智波富岳抬了抬手止住身后欲上前理论的队员,眯起眼似是猜到了木叶的用意。宇智波的眼睛可以控制尾兽,这并不是什么秘密,至少木叶的高层们是知道的,恐怕他们怀疑这次的事情是宇智波主导。看来这个罪魁祸首是想挑拨宇智波与木叶的关系。

明明是村子的警务部队,却不让前去么。

宇智波富岳攥紧了拳,深深的望了正被尾兽肆虐的地方一眼。那个男人现在应该已经赶到了吧?毕竟他可是第四代火影阿。应该…不会有事。宇智波富岳阖了阖眼压下心中的不安,将精力集中到疏散平民的任务中,指挥着队员们做出最有效的行动。

宇智波富岳在指挥的途中遇见了抱着佐助的鼬,见到鸦发少年后他不禁松了口气,也有隐隐的自豪。但身为族长的铁血威严还是迅速赶走了慈父柔情。

“你先去避难,鼬。”
“……好的,父亲,请您务必小心。”

宇智波富岳已经不太记得是什么时候认识波风水门的了,他只记得,从见到波风水门的那刻开始,这个金发的男人从来没有过这么狼狈的时候,男人总是充满阳光的、活力的、温暖的,还有,从未消失过的笑容,让人讨厌不起来。

曾经有过同僚告诉他,不要离波风水门太近,宇智波富岳感到不解,但直到他见到波风水门后才明白,当初同僚为什么要这么说。

实在是无法拒绝这样的人阿。

他就像个乐天派,而且天赋很好,也十分努力,虽然是个平民出身却如此优秀。宇智波富岳和波风水门出过几次任务,至少有这么一个体贴能干的队友,他还是感到不错的。

就算到后来,波风水门当上了四代目火影,宇智波富岳也不觉得意外,虽然之后不能走的太近,毕竟宇智波一族与木叶高层的关系比较微妙,但是宇智波富岳觉得,有这么一个有心化解宇智波与村子隔阂的火影,在以后对一族肯定是有益处的。

波风水门,他年轻,帅气,又强大。
这都是木叶的人对波风水门的评价,宇智波富岳听闻的时候,点点头随之在心里加了一句。
嗯,他也很温柔。

比如说,像是他执行任务受伤的时候,波风水门会很关心,又递伤药又递绷带的。
明明他的年龄比波风水门大。
结果搞得好像被照顾的是他一样。

波风水门真的很强大,甚至因他那速度,被誉为木叶的黄色闪光。
是的,他很强大。
否则怎么会成为火影?
宇智波富岳是这么想的。

但他从来没想到。
这个男人也是会死的。
就像战争的那些年,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队友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

宇智波富岳就站在原地,远远地,远远地去看,平复着因刚刚奔跑而有些急促的呼吸。他不敢靠近,一点也不。

他只是刚刚到这附近来,凭着波风水门微弱的气息寻了过来,然而,突然之间他发现,感知不到波风水门的查克拉,气息也是。就好像,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他其实早就有想到的,剩下的那个可能是什么。

只有死人才感知不到查克拉。

所以他断定。
那个男人肯定死了。

可是为什么,会这么痛呢?
他突生茫然,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像个外人一样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人,波风水门抱着玖辛奈,脸上仍留着未散的笑容,他觉得波风水门的那件火焰纹的御神袍上面的鲜血很刺眼,特别的刺眼。他没有缘由的浑身泛冷,却又感觉心在滴血。

血液快要凝固,颜色接近黑红。

为什么?
为什么会觉得痛苦?

他不知道。
不就是,死了吗?
他见过的死人数不胜数,有亲人有同族有战友。

不就是…他死了。

不,不对,不一样。
宇智波富岳执拗的否定着,绝对有什么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因为…
因为那个死去的人是波风水门阿。

突然豁然开朗,心下却横生悲怆,苦涩逐渐蔓延了宇智波富岳的心扉。他就是再不懂那样的情感,也能够猜到自己是为什么如此悲伤。

太可笑了。
宇智波富岳这么想着的,也是这么牵扯嘴角笑了出来,他徐缓抬起手臂展掌抚上眼眸,不知不觉间清泪竟然溢出眼眶淌下,他又按了按,似乎这样就可以将眼泪按回去。

他终于明白了,又有点为自己的迟钝而感到不值。但是,他更无法接受这份情感,太沉重了。

你我,皆有妻有儿。
你我,一个是第四代火影,一个是宇智波族长。

有种鸟一开始飞就飞到死亡那一天才落地,其实它什么地方都没有去过,那鸟儿一开始便死了。

就是这样。
这段感情注定在未开始的时候便已结束。

宇智波富岳是个明白人,他又看了那个死去的男人一眼,拔动僵硬的腿,毫不犹豫的回身走了。

他还有很多事,村子的,一族的。而且待会过后绝对会有更多的事情等着他,比如说,怎么面对木叶高层的怀疑,怎么应对接下来对方可能做出的事,怎么压下族人们的情绪。

他很忙的,没有时间留在这里继续看那个男人了。

或许很久之前族内讨论的那件事,近期应该再召集族会继续讨论了,政变这种事,不安排的详细些具体些,完美些,是不可行的。
宇智波富岳边走边这么想着。

幸好,你看不见。
你看不见接下来我到底会做出些什么。
你如果看到,绝对会很失望的。
我不想你失望。

临摹六代卡x从不上色系列x已经是一条咸鱼傅了。

临摹…感觉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