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

文笔一般,写着玩。

[自戏向不是文,李达康x欧阳菁]

#

     抬指轻点仔细摹描照片上那人轮廓,看她笑意盎然。多少也是做了二十多年的夫妻,绕是自己铁石心肠也绝不会没有一丁点的感情。还记得当初自己只因为听说她是喜欢吃海蛎子,从而亲自去挖了一夜,甚至连仪表都顾不得收拾,带着满身泥丁跑去见她。

     她后来说这样很傻,但她很高兴。我也觉得很值得。大概,自己这仅剩的浪漫都用在了这里吧,实在不擅长这些。随着自己将心放在工作上,经常忙的不着家。她起初没有任何怨言,十分支持我的工作,这让自己既感激又愧疚。

     忙完了一定要好好补偿她。

     总是这么想着却从来没有一次能够达成。欧阳她拒绝成熟,可梦想不能当饭吃阿。到后来变成一次次的争吵,而争吵的结果就是两人不拍而散。她抓着市委书记妻子的位置不肯松手,而自己则拉不下这个面子从而一直拖到现在。

     “李达康!你到底关不关心我们母女!”
     “我怎么没有关心了,阿?你不是不知道我工作忙!”
     “工作工作你就知道工作!工作忙就是借口了吗?!”
     “你稍微理解我一下不可以吗?我在市委就已经忙的焦头烂额,回来还要跟你吵…!”
     “你以为我想跟你吵吗!!”
     “……”

     每一次都是翻过去旧账,说那么多就不能稍微消停些吗?忙了一整天下来已经够呛了,连休息的时间都不多还要面对她的任性,实在是提不起情绪与她周旋。

     而这段逐渐淡化的感情却在这个时候结束,不知是该高兴不用再与她每日争吵个没完,还是该庆幸自己的政治生涯得以保全。

     她不会再回来。

     “吃饭了,哥。”
     被人话语牵回飘忽的心神,垂睫凝视她的面容,对时间的把握有些模糊。
     吃饭?怎么又吃饭?
     经杏枝提醒才知已然七点有余,扯动紧绷的嘴角勾出一抹笑,眼中却黯然没了平时的神采,想要将笑弧扩大些,却僵在嘴角只得展掌轻抚相框镜面来缓解苦涩。是阿...该吃饭了,欧阳。

     可你不会回来。

     近年来和她能在同张桌子上吃饭的次数屈指可数,心硬了一辈子,现在怎么就突然软了呢。

     没有,我没有想她。
     只是不习惯了而已。

     是自欺欺人还是什么,何必深究。没有爱也有情阿。即使如此也还是微微摇头否决了杏枝的提议,审核期间不让送的,就算自己是市委书记也不能利用职权谋私。也是她咎由自取,况且,我和她已经没有关系了,不是吗?我们已经离婚了。

     下次、下次吧。

    
     轻揽木制相框按在胸膛,没有规律的抬掌拍抚。眼睛酸涩渐有热流翻涌而上促使眼角发红,竟觉好笑,也是这么笑了出来,却觉着怎么笑怎么苦涩。温热泪水在眼眸里转悠着打圈儿,硬是撑住不敢眨眼,生怕这代表着软弱的东西落下。颤唇还想倾吐些什么,却又喉咙发紧说不出话。那人话语隐隐约约地在耳边回响。

     “李达康你就孤独一辈子吧…!!!”

     是,我活该孤独一辈子。
     既没有什么朋友,也从来寡言少语。

     毕竟我李达康无情无义阿。

     只要过了这个坎,我就依旧是那个。
     雷厉风行的市委书记。

     就什么也不怕了。
     因为自己这唯一的软肋,已经被抽走了。

评论(12)

热度(24)

  1. 无羡阿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