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

文笔一般,写着玩。

【名朋】千手佛间

#自己也不知道在码什么系列#
#ooc#
我幼时曾问过父亲,什么才是最可怕的?他说,人心。自己一向不喜欢这套,看着他们时时刻刻都要保持那副样子,笑容得体,言辞虚伪。长大后却也不得不如此,真是讽刺。

人心,我想是最难懂的吧,如此复杂,善与恶的交替,一点不易察觉的念头都可以在你的内心滋生增长,变幻莫测。

在战争中更加显得具化,人心与人性,尔虞我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有些人怎么想的呢?死之前也要多带上几个或者是怕死关键时刻临阵脱逃。第一次杀死人的感觉是怎么样的呢?仔细回想,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这么容易被收割不带走任何东西,生命从手中溜走,有迷茫有慌张有犹豫有兴奋。用锋利的苦无轻轻一划人的脖颈伴着随之喷出的鲜红液体和他脸上不甘错愕恐惧的神情,他死了,几秒内便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那种感觉是奇妙的。

杀别人和看别人杀死自己熟悉的人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族人被杀死了我没有哭,恩师被杀死了我没有哭,然而自己的孩子被杀死了,那一瞬间,铺天盖地的绝望和痛苦让人霎时浑身冰凉。自己不能保护好孩子的愧疚,压抑转化为对敌人的怒火,用尽全力,当时只有一个想法,杀死他们吧!杀光他们吧!
直到这场战斗结束,一场战争能带走的生命不是你所能预计的。

父亲他,离开的那天印象犹为深刻,明明已是一具残破之躯,却硬要坚持上战场露出平时极为吝啬不舍才会展现的笑容。
「佛间,这无关战争,这是我最后的尊严,最后的愿望,最后的…价值,我不想被族人发现死在床榻上毫无用功接着葬入地下。」
就像飞蛾扑火一般,他无所畏惧直面死亡。他的生命在那刻绽放最好的年华,然后凋零衰败,断绝最后一丝生机。那时我还年轻我不明白,如今,我懂了。我娶了妻有了孩子,成为一族之长,等等的一切,我背负起了责任。

人的出生就注定要背负各种各样的责任,这是无法逃避的,我也知道所以,为何不大大方方抱着平和的心境去面对呢。

即使会死又如何?我已经倾尽全力。

虽然我说不出心中除去这些剩下的那份东西是什么,但是如果可以,真想不再受家族的限制,为自己好好的活一次。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