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

文笔一般,写着玩。

【名朋】话说我真的要变成咸鱼傅和咸鱼富了。

#说好的正皮戏(伪)#
#私设ooc#
#编不下去了怎么办#
#皮气一般#
只能看到一张模糊不清的脸和黑色的身影,背景是鲜艳的血红色,那个人身上似乎有无数的伤口,因为那个人看起来血迹斑斑,有什么长状物洞穿了他的心脏斜立在地上,诡异的是他竟然缓缓动起来,抬起头,一双熟悉的写轮眼。
「……!」
突然睁眼瞳孔微微放大,视线从朦胧变的清晰,活动了一下被自己压的发麻的手臂,叹气一声撑着额头揉了揉眉心。(还是这么真实……)深吸一口气呼出,让自己紧绷的精神微微放松,望了望外面的天色已经微亮,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因为处理文件不小心睡着在办公室度过了一晚 并且以不怎么愉快的方式醒来。

等回到家洗漱完毕的时候,发现家里的两个孩子都早早的起来,佐助跑到自己面前展示从小鼬那学会的忍术,一脸papa快夸我快夸我的期待表情。然而自己心里的骄傲不允许露出笑容破坏严父的形象,突然想起美琴之前跟自己说的,你也夸夸佐助吧……低头看他,长子从小不爱笑而且有时候经常盯着一个地方仿佛在思考什么,才能也是没的说的,对比佐助,我们便更加宠溺,每每看到他灿烂的笑容心中都有一阵暖意。迟疑片刻,眼眸深处带着些暖意,缓缓开口肯定的语气。
「嗯…干的不错,不愧是我的儿子。」
他乐的原地转了个圈,忍住笑意故作淡然的看他。
「要继续加油。」
「是~」欣快带着小孩子特有的音调。背着手站在一旁,看着他蹦蹦跳跳的回去找小鼬嚷嚷着要学更多的忍术还要保护哥哥爸爸妈妈之类的话。

不远处就是在太阳底下玩耍的孩子们,略退一步让自己的身体在阴影的覆盖下,眯了眯眼睛,不知为何想起早上梦到的奇怪场景和那双熟悉的写轮眼心情莫名沉重起来。

自九尾破坏木叶以来,宇智波就被他们趁机赶到了村子的角落,族人们对此不满的声音非常大,而自己承受的压力并不小,只能暂时稳定下族人们的情绪,作出让步接受了他们的提案。

眼眸平静的可怕,三代啊…太让我失望了,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软弱了。时光蹁跹,佐助也长大了不少,而自己心中的那个执念越来越强烈,宇智波的尊严,宇智波的骄傲,宇智波这个名字,不是其他什么阿猫阿狗可以随便破坏、践踏的。别以为我没有看见木叶阳光下的黑暗是什么相反我对此十分清楚,如果再不做出一些改变宇智波迟早会被这个村子击落的体无完肤。


我对鼬阐明了一切,我让他成为我们的间谍,给他看了宇智波一族的秘密,希望他为了自己的家族能毫无保留的贡献他的才能,我甚至向他展示了那双从未给人看过的写轮眼,如果计划可以成功说不定就真的可以用不流血的方式夺回我们应得的东西。

可惜——越到后来我就越发现,似乎没有这个可能了。

明明是在屋内脑海里却能联想到族人们被杀害时的样子,和声音。握住妻子的手,偏头看她,内心有种说不出的苦涩,自己终究是负了她。
「抱歉,美琴,我…」
「没关系哦旦那,我明白的。」
看见她一如既往温柔的笑容更加紧了紧她的手,无声胜有声。

已经能听到那熟悉的脚步声,开口打消人的顾虑让他安心进来。
「鼬,你是我们宇智波联系村子的桥梁」
「即使我们所抱的信仰不同,但我还是会为你骄傲」
「你一直是我最棒的儿子」
「不需要害怕,比起你我们的痛苦只有一瞬」
「鼬,你已经尽力了不要愧疚」
「鼬……」
「……你真是个善良的孩子啊」

回想起小时候,我曾问过父亲,死亡的感觉是怎样的,父亲微笑不语。

鲜血染红了衣衫,此刻却不知道为何非常清醒,时间被撕得粉碎,变的漫长,那是空白的漫长,自己分不清楚那到底重不重要,呼吸声变的呆板而缓慢,仿佛有什么念头一直在脑内盘旋,警惕地不断叫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冰冷夹杂些许血腥味顺着空气流入脑海。

在这片黑暗之中,安静的能听清楚自己渐渐弱下来的心跳声,冰冷的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却突然跳出一些混乱的画面,母亲的微笑,鼬小大人的样子,躺在棺木里的父亲,无情的战场,佐助扑在鼬身上开心的笑,金毛老友坚定的说一定会保护好宇智波一族的利益,自己幼时第一次亲自杀死的人的脸,奏死皮赖脸拉自己去喝酒,披上白无垢的美琴。
我早就累了
已经结束了吧…?
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