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

文笔一般,写着玩。

【名朋】族长大人

#打戏废#
#不知所云#
#略黑化#
#私设大写的OOC#

那时自己还不是族长,还在暗部工作。



我有一个队友,代号是奏,我不知道他的真名只知道他是宇智波的族人,意外的是他知道我,但他一点都不像一个宇智波,他鲁莽,冲动,大意,单纯。

而且很懒。
“诶诶富岳桑,待会结束去喝酒吧?”
“不去。”
“去啦去啦一天到晚只知道工作,很容易变老的~”
“吵死了,不去就是不去。”

很蠢。
“这里怎么感觉似曾相识啊?”
“……你害我们迷路了,刚刚走的是南。”

他意外的信任我。
“你白痴吗!?如果当时我不在附近你已经死了!”
“哈哈…富岳桑不要那么激动嘛~因为有你在啊,你可是我信任的队友哦。”
“回去训练加重。”
“不要这么严厉啦…”


第三次忍界大战
很巧我们再次分在同个队伍。

我真的挺讨厌战争的,不要问我为什么。
在战争中没有人性,因为战争就是泯灭人性。

“火遁·豪火龙之术!”手中快速结火遁印,矮身躲过一记苦无,礼尚往来,向来处扔了几个贴着爆炸符的苦无。划开对方刀刃,发出刺耳的声音,膝撞敌人腹部,抛弃刚捡来的刀刃,双手抓住对方衣领用力拉近翻到在地,伸手摸腰包掏出苦无利落划过脖颈。

战争已进入到白热化,二十多人包围了我们,援军还未到。

接下来更加留意查克拉的输出,但敌人实在太多,除了我们两,这里战场上能动的只剩下七八人,而且查克拉都消耗的差不多。

一时没有留意背后,结果被敌人钻了空子,刚刚施了一个忍术逼退五人,还没恢复,遭了……

“噗…”
“奏!”
一个身影在自己身后倒下,已经身中好几支苦无,一把长刀穿过他的胸膛。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睁眸,入眼的是猩红的万花筒写轮眼。

“那是……什么眼睛…?!”
“嘘——”将食指放置唇前
“不要吵醒他,他要休息。”

“怕什么我们这里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他一个吗?”
“……我刚刚有说过不保持安静的后果吗?”

十分温柔的微笑,猩红的眼眸里,却有一种叫做残忍的东西存在。

“放心,我会一个一个,一步一步,让你们尝尝生不如死的乐趣。”




二十多具尸体横死在这边空地上,身上的马甲几乎被鲜血湿透,多半是敌人的,大口大口的喘气,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血迹。

你不是最怕死的么,逞什么英雄
你不是最怕疼的么,干什么救我
这个时候是让你睡的吗?
起来啊,奏
我答应你回去就请你喝酒
可以了吧?
你不是挺爱干净的么,躺地上有意思?
平时挺多话讲的,怎么现在不说话了?
时间不等人,起来
我让你起来你听见没有?嗯?
别装死,起来。

眼眸不再猩红,只是一片死寂,跪在人面前凝视他的面容,似乎要把他刻进脑子里一样,良久,援军已至,看着遍地狼藉,没想到还有人活着,医疗班靠近,想给我治疗,抬手让他们停下不用管我。


合上他的双眼,伸手穿过人腋下扶起他,将他一手臂绕过脖子。

“我们回家吧,奏。”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