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

文笔一般,写着玩。

【名朋】千手佛间

#打戏无能不解释#
#很认真的完成这个脑洞x文笔渣#
#ooc#

已经过去三个月了身体恢复了不少,至少战斗是没有问题的,放松身体任眼前的人帮自己穿上战甲,柱间…已经这么高了。拿好武器,检查了身上有没有什么不妥,出发。

我想…这大概是自己的最后一战了吧。

脱离战场太久,精神紧绷着,时不时活动手腕,为接下来的战斗做准备。
「佛间!等你很久了!」
「那么想被我揍么?田岛。」
「废话少说来吧!」
「还是老样子啊。」
都从双方的眼中看到与自己相同的东西,是么…田岛你也到极限了啊…
刀刃相撞架住,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来看,速战速决才是最好的方法,想必对方也是这么想的。这么多年也知道他的一些弱点,不停往那几个部位攻击虽然有些都被他挡了下来但还是奏效的。相反他也知道我的弱点,左小腿不慎被他踢中,一时腿软跌倒时一手抓住他手臂扯过垫身下,当然他也没有那么好对付,两人僵持不下,突然同时放手往后跳了几步。
「火遁·豪火球之术!」
「水遁·水断波!」
忍术相消,水火不容很快眼前只剩下一团薄薄的水气弥漫。微微喘气,胸口开始隐隐发痛,咬了咬牙,清楚的看见对方时不时颤抖的手,握紧刀柄不让他拉开距离想利用自己的体术优势,他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不去看他那血红的写轮眼,几步冲上前跃起用力劈砍,发出锵锵的声音。

战斗已经持续了很久,眯了眯眼睛看他,心中有些释然,最后一次了啊……旧伤复发自己也坚持不了多久,或许战死在这战场比起在家无用的死亡更好,没有用忍术也没有躲避,两人靠着仅剩的体力对峙着。
「佛间!」
「田岛!」
接着穿进耳边的是两声刀刃入体的声音,和身体被撕裂的痛楚,有些惊愕的看着他,他也有些惊愕的看着我,随后两人都笑了笑。

「咳…谁让你放水的佛间?」
「哈…你不也一样……田岛。」
已经无力支撑这具残破的身体和他一并倒在地上,双眸望着已近黄昏的天空。
「……是时候交给他们了啊。」
「嗯……是时候了。」
两人仿佛是老友一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呵…没想到你也沦落到这种地步。」
「喂田岛……咳咳别说的好像你不是一样。」
「他们要来了。」
「知道。」
「没想到是死在你手上啊。」
「我也没想到会栽在你手上。」
「嘁……」
「我说,田岛啊。」
「怎么?」
「下次一起下棋吧。」
「…别忘了你还欠我金平糖。」
「噗哈哈…你竟然还记得,那都好多年前的事了。」
「……」
「……」
「……先走了,佛间。」
「…嗯,再见,田岛。」

自己因体质的原因还未死去,我感觉到失血的眩晕,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开始有些朦胧。
「来了啊…咳柱间。」
「父亲!?」
将族长之位传给他,叮嘱好一切才松了口气,这样就无憾了……
「父亲…你不要死好不好……」
好笑的看着他,别哭了啊都多大人了,千手以后还要靠你。
「要相信…父亲一直为你们骄傲啊……」
「父亲……」
「自己要注意身体……」
「知道了……」
「……」
瞳孔开始涣散,突然发现眼前站着自己的妻子,她的身后是三子和四子小小的身影,我看见她向我伸出了手,温柔至极的笑容。
「……你来接我了…」
「父亲?」
「真高兴见到你啊……」
缓缓伸出手覆在她手上,我看见她拥抱了我,接着……只剩下黑暗于冰冷。
「父亲!!!」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