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景

文笔一般,写着玩。

[方坤.自戏向.无疾而终的爱恋]

我知道你从未把我,
当做你的丈夫。

我无论怎样都无法把那个男人从你心中抹去,即使这十四年来陪在你身边的是我。竖指抬臂轻声示意止住面前让自己心心念念十多年的人欲开口说话的动作,就怕她这一开口就会尽了两人的缘分。眉开眼笑亦是轻声含着连自己都无法意识到的过分温柔,只对她徒有的感情。

“是我送的兴国。”

“你在医院那会儿我去看你啦。”

“我知道你不想看见我,”
“所以我就没敢进去。”

“可是我想你了。”

眸里星光灿灿生辉。
——嘘。
你别说话。

爱她。起初是因为见她酷似亡妻,可到了后来却是深陷其中,即便是我在军统的工作经验都无法帮助自己控制这份心情,平日里的冷静、稳重到她面前仿佛都会扔个精光。要是被相熟的人知道蓝衣社的元老落到这种地步,怕是会笑掉大牙吧。

可我喜欢她。
我就是喜欢她。

即使她——
“方坤,我想跟你谈谈郁达的事,”
“郁达在你这儿对吗?”


关郁达、关郁达,你的眼里就只有这个男人吗?可我才是你的现任丈夫。

你让我送走兴国,
好,我送。

你让我救关郁达,
好,我去救。

而我在你心里连一分位置都没有吗?
“是,他在我这儿。”

语毕笑容尽失转过身叉腰,提掌覆上腰间枪套动指磨挲,偏首抬颚望向别处,自是知道这人难得主动来这里一次是为了什么,偏偏就是有点不甘心,突然就想起那个男人带着嘲讽口吻的话语。

——你知道梓君不会对你说的这句话是什么吗?她对我说过,她说,我关郁达就算死了也死在了她心里!

我明白,我什么都明白。
梓君心里有你关郁达,有肖婶,有小全,有琪琪,有兴国。


唯独就是没有我。


“看在我们十几年朋友的面上,我请你放了郁达。”

为什么?
这个你念念不忘的男人在你孤单无助的十四年里,只带了苦痛!
他让你伤心之至!

而在再次相逢之中,又让你寒心之至!

即使他是被人人叫骂喊打的汉奸,你也要护着他吗?他是共/党的间谍!即使如此,你也要,护着他吗?

陪伴你这十四年的是我,不是他!是我方坤不是他关郁达又或是什么韩山!

好气又好笑,偏生酸楚。勾指啪嗒打开了枪套,摸出这手枪利落上膛又转而交托到她手里,极为细心抬手纠正人的握姿让她对准位置,笑容可掬却是毫无温度,又轻声细语。

“你杀了我,我们就都解脱了。”
“梓君,拿好,杀了我。”
“你杀了我。”

软下语气安抚着一个劲儿摇头笨拙地拿着枪的人,用上几分力气固定人的枪口朝向。

——十四年前在架桥山关郁达胸口的那颗子弹就是我打出的。
想起来了吗那个画面?对,就是这样你该对我抱有恨意,才能下得去手。

或许不必如此你也能够下得去手?

如果...
如果你待会没有开枪,
如果我在你心里还能有一点点位置。

如果你——“砰…!!!”



弯眸勾笑极力压制手掌的颤抖,偏首看了眼在她与自己争执之下而打偏的弹洞,后又徐缓转过头来看向人,力度轻柔地取下她手里的枪支,徐缓起身望着她,心里却是五味繁杂不是滋味。

我只爱过你一人,
可你只爱你的关郁达。

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
……谭梓君。



“谢谢你这十四年来住在我心里。”
而如今,
你亲手杀死了她。

评论(3)

热度(14)